私有化浪潮:爱康获新竞购者,TCL衰退手机部门将退市

一句话:对爱康的竞购战可能会使价格最高提升至每ADS25美元,而对TCL通讯的收购要约将会比目前的股价水平溢价少许,已减少阻力。

爱康吸引新竞购者

私营体检公司爱康(Nasdaq: KANG)的曲折私有化之路,刚刚发生了新转折,它收到了云锋基金的收购要约,这家私募投资公司与电商巨头阿里巴巴(NYSE: BABA)有关。这一进展使得云锋成为了爱康的第三方竞购方,而爱康也因此成为了四十多家试图从纽约退市的中概股公司中,最具竞争性的一家公司。同时,另一个没有竞争性的收购要约刚刚在香港发生,衰退的手机制造商TCL通讯 (HKEx: 2618)刚刚接受了国内上市母公司的收购要约。

从宏观来看,这两则新闻都十分有意义。去年初,十几家离岸上市中国公司发布了私有化要约,大部分意图是回中国国内上市获得更高估值。美国投资者已经抱怨称,大部分 由管理层领导的收购要约大大低估了公司价值。尽管如此,目前依然很少有要约能引起竞购战,因此爱康成了为数不多的意外。

TCL通讯私有化最有趣的地方是它发生在香港,发生在香港的私有化数量并不多。TCL也是中国早期成功的手机制造商之一,十多年前就已经在香港上市。但是它无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取胜意味着它可能最终会消失,最有可能的是在退市后,悄然走向灭亡。

我们将从爱康开始,它活跃的竞购战涉及了由管理层领导的收购小组,一家竞争对手公司以及如今的云锋基金,在众多没有引起竞争性的私有化交易中它脱颖而出。两家独立竞购者的进入反映了私人医疗服务在中国的巨大增长潜力,因为中国政府已经向私人投资开放了该行业,以此补充其历史悠久的、政府所有的医疗和医院体系。

云锋在收购要约中采取了不寻常的定价区间做法,称它愿意为爱康提供每ADS20美元至25美元的价格。(公司公告中文报道)相比而言,爱康最开始的管理层领导的收购小组的报价为17.8美元,随后竞争对手美年给出的报价为22美元。

公告中并没有其他评论,但是任何交易在没有得到爱康CEO张黎刚的许可下,是很难通过的,他已经坚决反对了美年的要约。这将给张黎刚留下一个艰难的决定,即是否提高管理层收购的报价,还是试图强行通过17.8美元的收购方案,但是这样几乎一定会受到股东起诉的风险。

高价收购即将出现?

云锋使用定价区间而不是具体价格,将迫使张黎刚把报价最高提至25美元,比初始报价高30%。美年也很有可能提高价格,因为它将爱康视作战略性收购,而不仅仅是一项简单的金融投资。

最后,让我们迅速看一下TCL通讯,十多年前它第一次登上舞台,成为了中国国内首家大型手机超级明星。我还记得,21世纪之初的那些年,TCL手机十分时髦,尽管公司随后因收购法国巨头阿尔卡特手机业务而走上了下坡路。

自此之后,TCL通讯经历了多次起伏,但是最近,投资者在公司股票中损失惨重。过去两年里,其股票蒸发了近一半的价值,如今的交易价格水平与十年前相当。

面对如此黯淡的业绩,母公司TCL集团(Shenzhen: 000100)表示,它将私有化通讯部门,尽管并未给出具体价格。(中文报道)我预计,最终收购价格可能会比目前的价格水平溢价少许,而且私有化方案会轻松通过,因为投资者早已不再关注这家公司了。

相关文章

(Visited 19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