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公司:肯德基中国换帅,投资者关注业务独立

一句话:百胜换帅标志着肯德基中国单店销售增长的新阶段,未来两年中国区业务可能会被分离出来。

百盛更换中国总裁

市场智慧常告诉我们中国市场太大,对跨国公司来说不可忽视,尽管这个市场十分复杂还有许多限制。现在又出现了一种新的说法,称中国太大也太复杂,很难作为公司全球化经营的一部分来运营,而应该被分离出来作为主要跨国企业的一个独立公司。

以上就是一些人对百胜(NYSE: YUM)任命中国区新总裁的解释,越来越多的人猜测肯德基和必胜客连锁的母公司将把中国区业务分离成一家独立经营的公司。百胜任命Micky Pant作为百胜中国总裁,时机刚好是肯德基在美国之外最大的中国市场上业绩大幅下滑时。

肯德基过去两年在中国一直挣扎求生,第一年也就是2013年,许多消费者因禽流感暴发而拒绝去肯德基用餐,去年是因为它的主要供应商之一陷入了食品安全的丑闻。从更高的层次来看,肯德基还饱受品牌疲劳之累,自从1988年肯德基作为进入中国的第一家外国快餐连锁品牌,它在改变品牌形象上几乎没有什么作为。

肯德基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前几年经历了快速增长时期,为公司服务了26年即将离职的前中国区总裁苏敬轼对此功劳巨大。但是他的退休看起来似乎是为了给肯德基中国区的经营带来新活力,中国区是公司最大的利润来源,也是百胜近两年衰退之前股价攀升的主要推动力之一。

百胜CEO Greg Creed此前曾表示,复兴中国区业绩是他的首要任务,在苏敬轼退休公告上,一条有趣的脚注也称肯德基单店销售额正显著回升。(公司公告)这意味着两年来持续的单店销售额下降,包括本年第二季度10%的下降,有了扭转的趋势。(前文

 

转折期

 

基于此,既然中国业绩正处于转变期,未来可能会恢复到增长路径上,那么苏敬轼的退休看起来当然是为了给公司带来新的领导方式。但这也没什么作用,在两年的持续衰退之后,肯德基中国的销售额现在仍比2013年低很多,所以公布同店销售增长是比较容易的。

以上又给我们带来了另一个问题,这次换帅是否是为了百胜分离中国区业务作为独立公司做准备,将来这个独立公司可能还会在香港甚至中国大陆独立上市。不过在领导层更换的公告上,百胜否认并没有此类计划和行动。

一些股东活动家们据说对分离业务很感兴趣,虽然还没有知名人士开始为此积极游说。分离业务似乎有一定的逻辑,因为那会给百胜中国区管理层在运营上带来更大的灵活性,还可能会有一个独立的上市公司,以便在这个巨大又相对特殊的市场上追踪业绩表现。租车服务巨头Uber最近有一些类似的举动,目的是为了适应这个市场的巨大规模和复杂性。(前文

分离业务和后续在中国或香港上市,还有助于中国投资者认可肯德基中国的故事,那会对公司的本土化形象和股价都有帮助。最后我想说,这次换帅标志着肯德基在中国的一个新起点。苏敬轼的退休正好是在他去年做出的改变得到一些成果的时候,我们很可能会看到肯德基最终恢复增长,并在未来两年内分离中国区业务。

相关文章

(Visited 145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