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行业:百度从莆田争端中恢复

一句话:百度与其一个顶级客户争端的解决,再加上其利润下滑,反映出一个新的现实,即随着百度面临来自搜索及非搜索服务提供商越打越多的竞争,它的定价权被侵蚀。

百度莆田重归于好

一则新的报道证实,领先的搜索引擎百度(Nasdaq: BIDU)已经悄悄解决了与其一个主要广告主的纠纷,当时此事使得其股价下跌将近15%。但该纠纷显然使百度的股价受到一些持续损害,反映出一个事实,即来自竞争性的搜索引擎和腾讯(HKEx: 700)微信等非搜索服务的挑战,可能减弱百度收取高价广告服务费的能力。

中国股市最近下跌也增加了百度的痛苦,这已经引发百度等海外上市的中国科技股的同步下跌。上周的最后三个交易日,百度股价下跌超过5%。此次下跌使其市值缩水40亿美元,其股价再次接近上次下跌时的水平,上次下跌是在3月末莆田健康产业总会与百度对峙期间。

当莆田争端爆发时,百度迅猛增长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去,主要由于其规模巨大,维持强劲的两位数增长困难。但冲突凸显出新的现实,百度正失去对中国搜索引擎市场多年来的控制力,之前它能够为其广告服务收取巨额费用。

我不得不称赞中国记者,该记者巧遇一位莆田系教父级人物,对莆田事件的报道做了更新。在三四月份争端高峰时期,媒体报道非常密集。但之后在此事得到解决前新闻就淡出了头条,媒体的这种注意力短暂、有始无终非常普遍。最后的报道称,4月初莆田系暂停联合抵制以示友好,但此事的实际解决没有被报道。

在实际报道或写作方面,最近的更新并非是一个非常好的杰作。文章甚至没有提到百度的名字,但引用莆田系陈德良的话称,此事已经得到解决,莆田系成员再次在百度上投放广告。(中文报道)记者在一次活动上偶遇陈德良,陈德良在莆田不担任任何职位,但被认为是莆田系的“教父”。

继续业务

最初争端背后的原因从来不是完全清楚。百度称莆田系医院在一些广告中进行虚假宣传,而莆田系称价格是更大的原因。(上一篇)陈德良并没有提到在这场冲突中谁最终妥协,他只是说莆田系成员需要继续做广告维持其业务。我猜测双方最终都做出让步,医院可能相应缩减一些夸大的广告,而百度在价格方面做出让步。

事实上,百度近两年来迅速丧失在中国搜索市场的领先优势,尤其是面对奇虎360(NYSE: QIHU)旗下的搜索服务“好搜”。截至去年,百度的市场份额从曾经超过70%下降到55%左右,同时好搜和搜狐(Nasdaq: SOHU)旗下的搜狗分别占据着市场份额的30%和13%
百度在短期内不会失去中国“互联网三巨头”之一的位置,就在上周它就显示出对投资者的吸引力,百度宣布计划出售12.5亿美元的新债券。(上一篇)但莆田系今年年初勇敢抵制百度的事实,表明该公司不再是曾经不可动摇的庞然大物了。

从上季度财报来看,百度面临着新的挑战,在收入增长34%的同时,利润却罕见的出现了下降。反差反映出百度的新境遇,像莆田系这样的广告商们可用的手段更丰富了,新的选择不仅有奇虎,还包括微信、微博(Nasdaq: WB)等非搜索服务。

 

(Visited 23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