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喜达屋表态不明,安邦焦急应对

一句话:安邦聘请代理律所测量投资者对其收购喜达屋的情绪喜好,表明安邦对最终与喜达屋管理层达成交易缺乏信心,暗示此宗交易将以失败告终。

喜达屋准备拒绝安邦?

中国保险公司安邦集团在向喜来登和威斯汀品牌的运营商美国酒店巨头喜达屋(NYSE: HOT)意外发起收购之后,很快就发现有钱并不能买到一切。这也是笔者对这一收购最新的诠释。有报道称,安邦聘请了一名专业的的代理律所就安邦以128亿美元竞价收购喜达屋测定投资者的情绪,这一报价超出了此前另一家美国酒店巨头万怡(NYSE: MAR)的出价。

笔者曾在本周早些时候说过,喜达屋的董事会和管理层最终可能会拒绝安邦的出价,并且将会选择与万怡这样的伙伴达成联合,从而确保长久的经营。(前文)安邦最新的行动表明,公司可能遭遇喜达屋管理层的冷遇,从而以这样的方式试试深浅,看看潜在向喜达屋股东直接收购的可能性,这样也就会构成敌意收购。最新的头条消息并没有给出很多细节,仅仅指出安邦聘请了一家未经指出名称的代理律所,对安邦在上周早些时候意外决定收购喜达屋之后投资者的情绪进行测量。(英文报道)安邦收购喜达屋给出的价格是每股76美元,较万怡去年11月给出的现金加股票价格高出12%。

万怡已同意了一项弃权声明,允许喜达屋与安邦展开独立的交易。去年,安邦出资20亿美元收购了纽约地标华尔道夫酒店,成为新闻头条。本周早些时候的一则新闻也道出了安邦对西方酒店市场的胃口,当时的报道指出,安邦正在与奢华酒店运营商Strategic Hotels & Resorts进行谈判,计划以65亿美元收购后者。(前文

现在,让我们先来看最新的头条,看看背后揭示的问题,以及在安邦与万怡的价格大战的幕后发生的事情。安邦聘请代理律所表明公司可能已近遇到了喜达屋管理层的一些阻力,而万怡对弃权声明的同意增加了这一印象。

自信的标志

毕竟,万怡可以简简单单拒绝在弃权声明上签字,并可以迫使喜达屋拒绝安邦的提议。到目前为止来看,万怡同意弃权表明自身有信心,即喜达屋最终会于情于理选择万怡作为合作伙伴。这一点并不难理解,因为万怡是全球经营最佳的酒店企业之一,可能对喜达屋乏善可陈的经营带来一股春风。

相比而言,安邦则是一家不为熟悉的中国公司,在经营大型品牌酒店方面几无经验,这也就意味着,喜达屋可能会继续慢慢拒绝安邦。最糟糕的情形是,安邦可能会变得更为主动的介入喜达屋的经营,而由于安邦在酒店业这一激烈的国际竞争市场上缺乏经验,其后果将可能是灾难性的。

尽管喜达屋的管理者并不愿意将公司出售给安邦,但是目前尚不清楚股东们的想法。毕竟,安邦的76美元/每股的出价全部是以现金方式,而万怡给出的价格仅为67.79美元/每股,且是现金加股票的方式。因此,如果笔者是股东,并且希望迅速获利的话,笔者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安邦的出价。

在这样的背景下,核心问题就变成:在最终遇到喜达屋管理层拒绝后,安邦是否会发起敌意收购?笔者猜测安邦不会考虑这一收购路线,因为这一做法耗时冗长,复杂,成本高昂,并且也无法保证成功。相应的,笔者依然坚持早先的预测,即喜达屋将最终会选择之前的选择,即与万怡牵手,而安邦则将会在未来几周内放弃其出价。

(Visited 26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