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经动向:公园闲逛

鲁迅公园内的游客

这周我去了上海两个最大的公园,因不同的争议,它们一直处于舆论的焦点。中国的公园似乎成为社交活动的重要场所,而在西方,这些公园非常安静,人们常常到公园放松和逃离快节奏的都市生活。

在上海的北边,我去了鲁迅公园,这个公园以中国20世纪最伟大的一名小说家命名。经过一年的翻新后,鲁迅公园近期重新开园,但在这值得庆祝的时刻,两组退休人员却因争夺地盘发生冲突。

早些时候,我去了市中心的人民公园,其前身为殖民地时期的跑马场,在它边上正在建一个更加紧凑但面积仍比较大的绿地。近些年,人民公园成为一个中年父母非常喜欢的地方,很多人每周末来这里为他们单身的孩子相亲,希望找到合适的对象。

人民公园的争议源于中国对于任何人群诉求和赚钱机会商业化的趋势。人民公园曾经是一个离奇有趣的父母会面地。但这些年,它已成为一个包括商业媒人在内的完全成熟的婚姻市场,使得上海采取了有争议的举措,禁止所有以在这里赚钱为目的的企业。

对于这些大型公园在中国社会中发挥的作用,我一直有些困惑,尤其对于那些退休的老年人,在他们成长的那些年代,他们可能没有太多休闲选择。许多这类公园还成为中国人每天玩耍的地方,许多人在这里打牌、下棋、跳舞、唱歌、唱戏以及表演各种乐器。

相比之下,美国的公园是人们在拥挤的城市生活中放松的绿色地方,很少会非常拥挤。很多公园很大,开放空间没有太多装饰、商贩或其他固定装置,一些家庭常常过来散步,喂池塘里的鸭子和鱼,有时找个安静的地方野餐。

在中国的公园里,周末尤其繁忙,因为大家不用上班,而且取消门票费使得人群更拥挤。我去人民公园和鲁迅公园,都是这种状况,我周六去那里,满满的都是人。 我在周末的时候,也常带来访的朋友到人民公园,仅仅是去看不同寻常的相亲场景,也看到了人民公园在近些年快速的商业化。这个地方曾经是人们为孩子交换信息以及聊天的奇怪有趣的地方,现在已成为远没有吸引力的赚钱场所,因为专业机构进入并设展台,展示需要找对象的单身青年的各类信息和照片。

因此,当我到人民公园看到已经将这些商业媒人清理出去时,很惊喜。重新回到中年父母焦急地为他们的孩子相亲。丑陋的展台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撑开的遮阳伞安静地立于公园路边,每个上面有一页纸,纸上写着不同年轻人的所有重要信息。

当然,如果我遇到这种情况,我会告诉所有担心的家长去关注自己的事情,让儿女解决自己的个人问题。至少,我会让这些父母在来人民公园相亲前,先获得他们子女的书面许可。但这仅仅是我这个外国人的个人观点。

接下来,我到了北面的虹口区,在刚刚重新开园的鲁迅公园里,人群非常拥挤。看来虹口区官员计划在鲁迅公园重大翻修后举办一个宏大的盛会,但却看到所有媒体都在关注两个退休老人团体之间因活动的地盘之争引发的冲突。

我看了一些关于冲突的图片,很有趣但也有点奇怪,甚至有些超越现实。我去的时候,没有冲突发生,但我数了数至少有十几个表演团体,从古典戏剧到更现代的娱乐,比如交际舞和卡拉OK。我也学习了一个新词“勤警”,许多在公园巡逻的身穿灰色制服的警察的袖章上写着这个词,可以简单翻译为“勤劳工作的警察”。

最后,逛这两个公园,我确实没有感觉到很放松。最令人烦的就是人群,但许多游客那么严肃也让我烦恼,一些人在表演,其他人在为孩子相亲。但是,显然我不是这些公园的目标人群,我怀疑,至少在未来几十年,这些公园将一直保持这种拥挤状态,而且略有些商业性质。

(Visited 3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