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经动向:改变的困难

呼吁签署拆迁的横幅

我在上海6年的暂住很快就将结束,而上周发生在我身边的两件事似乎很好地总结了我在过去4年里写的许多话题。其中一件事涉及到在中国大量存在的官僚主义和丑闻,另一件事则反映了上海乃至全中国的快速发展正逐渐放慢速度。

第一件事牵涉到我去银行的经历,我只是想去银行ATM办一下转账,却遭遇了长达半小时的折磨,甚至最后我都没有办成。第二件事是我家附近即将拆迁的居民区外出现了一条横幅,呼吁居民尽快签署拆迁协议,将老房子换成城郊的新房子。

这两件事在今天的上海都十分典型,这也是它们成为我移居北京重回记者行业之前最后一篇沪经动向的原因。

第一件事发生在我附近的银行,事情很简单。我只是希望给我的朋友转一笔账,而且我可以使用ATM机进行交易,如今上海大部分银行都可以进行这类操作。

但是我很快发现ATM机不能让我转账,我需要到窗口才能办理。幸运的是,我前面并无人排队,所以我以为我很快就能办完,虽然这原本是可以通过ATM机办理的。

显然,我错了,这笔交易折磨了我半个小时,柜员在他的电脑里录入了多次数据,查看了至少四五次我的照片,复印了我的护照和业务申请单四五次,还要求我输入PIN密码至少两次。等这些事都做完了,我试图到ATM机转账,仍然行不通。

这类官僚主义多年来一直是中国特色,而且已经比我八十年代第一次来到这个国家时好一点了。但是这个问题直到今天仍在许多地方存在,包括移民部门,它一直承诺为我这样的外国人改进工作签证申请,结果几乎什么都没做。类似的官僚主义同样困扰着商人和许多普通中国人,尽管在未来十年或二十年里,这一情形最终会得到改善,至少能达到西方水平。

同转账困难一样,过去十年里,食品安全、电信欺诈和其他丑闻似乎时常在中国发生。银行一直警告消费者小心提防这类诈骗者转钱的要求,这也许是现在转账如此困难的原因之一。

接下来是另一个故事。几个月前,我居住楼旁的小区接到了通知,称他们所住的80年代建筑即将拆迁,意味着他们很快不得不离开住了几十年的地方。拆迁重新安置是现代中国的另一个特色,反映了中国急切地想拆毁老建筑,建立现代化都市的意愿。在五十年代和八十年代这三十年间,几乎很少建新楼。

最初的通知下发仅几个月之后,许多楼的单元已经空下来了,我猜测未来几个月里,这片灰旧的建筑将被推倒。不过,上周的某天出现了一条横幅,呼吁人们签署拆迁协议。这条横幅在下周可能就会被撤下,但依旧提醒了我们上海快速的变化偶尔会碰到的阻力,这种迅速变化往往会让人们感到不安。

我有机会记录下过去四年里上海发生的许多变化,许多新的概念和服务在这里突然呈爆炸式发展,如便利店,咖啡店,资产管理公司以及互联网平台的外卖服务。其中许多是昙花一现,包括我家附近最近关闭的3家便利店和2家资产管理公司。

过去这几年,在上海的生活和工作就像过山车一样。我预计,官僚主义、丑闻和快速发展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还有许多事情还未完成。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能看到一个现代化的世界级大都市逐渐显现,上海仍将是亚洲最国际化的城市之一。

(Visited 26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