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经动向:环卫战士

上海扫队该用在社会更需要的地方

我必须承认我几乎没有兴趣也没有时间关注大批环卫工,他们定期在上海的许多条街道上清扫尘土和垃圾。可能一部分原因是势利,但是我对于这些实际的工作人员没有任何特别的不好的感觉,他们那带有荧光黄色条纹的浅蓝色工作服使他们很难被忽视。

相反,我对这些环卫工缺乏兴趣主要是因为他们代表中国过去社会主义时期浪费和无效率的一种挥之不去的遗留产物,那个时期保持人们有铁饭碗的工作比实际的生产力更重要。

因此当我无意中被当地的一则新闻报道感动时,我非常惊讶,这则新闻让人们面对这些工作者。这并不意味着我赞成这种工作,因为我依然认为该工作传递的是一种不好的信号,仅仅是给人工作就有足够的理由花纳税人的钱,而同时这种钱有更好的用处。

引起我注意的新闻出现在某期《东方早报》上,文章集中报道环卫系统中首批沪籍青年环卫工项目进展到第6年的情况。报道中有一张照片,几个年轻的环卫工身着蓝色环卫服,其中一个人推着装垃圾的手推车,他们每个人都拿着竹子手把的扫帚。所有人看上去非常开心,闪烁着温和的微笑,尽管这是之前宣传海报的图片,但是他们的笑容看上去很真实。

不过引起我兴趣的是报道中对一个工作人员的介绍,当他2007年参加青年环卫工招聘项目时年仅20岁,以及他在决定成为一名环卫工人时面临的困难。这位年轻人姓刘,他描述了带着踢足球的崇高梦想从学校毕业之后选择这份工作给他带来的心理落差。

我竟然被他描述的第一次工作时那种近乎于耻辱的感觉所感动了,当时他不得不脱下夹克衫和牛仔裤,换上他和所有同事不得不穿的蓝色环卫服。他回忆当时约会未来妻子时那种难堪的感觉同样也让我感动,他妻子当时是一名服装店员工,她接受了原本的他,不在乎他的职业地位。

也许我在中国呆的时间有点长了,因为这种报道包含了能够让许多中国人喜欢的所有元素,并且这些报道主要在当地电视台播放。但是当然也使得到处存在于上海街道上的这些环卫工人人性化,同时也表明他们由于相对较低的地位而面临的各种压力。说完这些,我仍要返回到最初的观点,即刘先生和其他像他一样的人可以被用于更好的地方,而且环卫工作应该 中国劳工历史上退出。

刘先可以利用他的足球技能对上海成千上万名被忽视的农民工子女进行课后辅导,而不是去扫大街,扫大街可用通过自动化机器很容易地完成。同样,现在的很多环卫工人和交通助理员能够为老年人提供帮助,给他们带去食物和药品以及帮他们购物。这些工作无法由机器完成,在这些工作中这些人可以真正发挥作用。

我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居住在中国的那段时期,最早的记忆之一是当时环卫工遍布北京的街头,每人都配备有一把竹子把手的扫帚,干竹叶被紧紧绑在里面。我和我的外国朋友通常开玩笑称,这些剪着短发的老年妇女制造的脏乱比她们实际上清理的多,因为她们打扫时通常产生很多灰尘,这些灰尘覆盖了周围的一切。

我回忆这些事情时带着某种程度的喜欢,但是我的确认为上海和其他大城市是时候认真考虑取消环卫工和其他仅仅旨在让人们有工作可干的其他工作。我认为刘先生等人能够在这些工作中找到快乐和成就感是很好的,但是我还是认为这些同样的人能够在其他职业中找到类似的成就感而且可能获得更大的报酬。

为替代这些工作,上海可以将这些人员通过新的项目进行更好的使用,而这些新项目是中国快速转型的城市环境中真正需要的。可以通过为贫困的和收入有限的人群提供服务,改善这个城市中许多人的生活。

(Visited 143 times, 1 visits today)